首页 嘉乐文学阅读频道 目录 A-AA+ 书签 朗读

             

34.第 34 章

女汉子的清穿路 by 天下皆呆

2018-5-24 08:42

虽然事情过去了,但是雪阳在小汤山有地的消息依旧传了出去,胤禛的后院,第一个得到消息的就是乌拉那拉氏。

在乌拉那拉氏得到消息的第二天早上,众人给乌拉那拉氏请安的时候,乌拉那拉氏就把这事儿当众说了出来。“苏妹妹倒是好福气,居然在小汤山有五千亩地,现在皇上在小汤山修建汤泉行宫,哪里的地价一下子翻了百倍,苏妹妹可得做东,请我们这些姐妹啊”。

乌拉那拉氏得知雪阳在小汤山有庄子,倒是没想其他,只觉得雪阳的运气好,说实话,府中的开销大,不仅是她,包括李格格、宋格格等人,在外头都是有私产的,不然就凭借每月那点分例,在这府中,怎么能生存得下去,她名下的庄子就有好几个,还有铺子什么的,据她所知李氏名下也不少。

“嘿嘿,我也没想到,当时就想买一块地,结果都太小了,结果说小汤山有一大块地,而且还很便宜,脑袋一热,就买了,之后找人打理那庄子,才知道后悔了,粮食什么的,都长不出来,谁想到,居然还有这一天”雪阳笑眯眯的,胤禛一早来信了,说她在小汤山有地的事情泄露出去了,让她有一个准备。

“妹妹的运气确实好,这一顿,你可是跑不了了”宋格格开口,她也是挺嫉妒的,有些人,还就真的有这种运气。

“放心,一定请”雪阳的眼睛弯弯的,这下真的是翻身农奴把歌唱,她是真正有钱了。

林亦舒看着雪阳的笑容,心中暗悔,她怎么就没想起来,康熙会在小汤山修建行宫的事,虽然她之前管针线房是得了一些油水,可是针线房的油水本来就少,而且当时雍正查抄厨房,闹得府中人心惶惶,她也不敢过分,得的也不算多,可是后来福晋出了月子,就把她管针线房的权利给收了回去,她也想过在外面布置产业,可是她没有人脉,好在额娘疼她,时时接济她,不然,她也不知道怎么在府中活下去。

林亦舒看着雪阳,心中产生了另一个疑问,苏雪阳确实不是穿过来的吗?明明她比苏雪阳优秀百倍,为何胤禛不喜欢她,苏雪阳就没有金手指吗,林亦舒觉得,有必要再试探一下苏雪阳,如若都是穿过来的,苏雪阳没有理由不帮她。

“苏格格,你这是回院子去的吗?我们一起吧”林亦舒主动叫住了雪阳。

雪阳有些疑惑,她虽然和林亦舒住在一个院子里,可是除了在福晋那里说了几句话外,其他的时候,就基本上没交流了,林亦舒叫她做什么?

“好啊”想不通就不想,不管林亦舒有什么目的,最后总会说出来的。

“苏格格这次运气真好,那么大一块地,苏格格日后可不用愁了”林亦舒面上带着笑容,好似真心在恭喜雪阳。

“我也觉得我这次运气挺好的”雪阳也不推脱,只笑眯眯的。

“府中花销大,苏格格日后可不用愁了,我们这些姐妹还是得为日后打算”林亦舒眉间微微皱起,原本就给人感觉柔柔弱弱的,现在眉头微微一皱,倒是更加愁苦。

雪阳有些懵,这让她怎么接话哦,苏格格是想要自己给她送在小汤山隔一个小庄子出来送给她还是咋的,如若想她送,她又不是包子,她还没给苏家阿玛和额娘送咧,还有苏家的大哥小弟,一人送一个二十亩的小庄子,也去了一百多亩,还有苏家大房那边,不得了,谁让苏家兄弟多。

林亦舒自然不是找雪阳要庄子的,换位思考,她如若是雪阳,也肯定不会把庄子送给外人,“学得苏格格做生意肯定不错,不知道你有没有比较好的营生?让我也参与进去,挣一些胭脂钱”,林亦舒问道。

做生意?她?雪阳有些懵,她确实是因为后世的原因,知道小汤山下面有温泉,所以购买了一片土地,但是不代表她就会做生意啊,先,她没有人脉,其二,没有货源,其三,没有铺子,其四,她也不知道在古代什么更挣钱。

“林格格没开玩笑吧,我要是做生意的料,哪里还会买地,这次是运气好,皇上正好打算在小汤山修建行宫,不然,小汤山那一块地,我可得亏死了”。

“苏格格知道香皂吗?”林亦舒实在是分不清,雪阳说得是真的还是假的,她想要试探雪阳,就必须暴露自己。

雪阳心一动,林亦舒是怎么知道香皂这个名词的?现在叫的可都是胰子,雪阳下意识的摇头,“香皂是什么?我只知道香囊”雪阳面露疑惑。

“没事儿,我也不知道从哪里看到的这个名字,到院子了,苏格格快回去吧”林亦舒笑了笑。

“好,林格格也回去休息吧”雪阳回了林亦舒一个笑容。

等雪阳回到自己屋,就觉得有些不对劲,为什么林亦舒知道香皂,难不成林亦舒也是和她一样穿过来的?这也解释了,为什么林亦舒一个大家闺秀,从来没离开过京城,却会跳敦煌壁画上的瑰宝,反弹琵琶。

如若她确实是穿越来的,她是知道自己也是穿越的,特来相认的还是有其他目的,雪阳有些担心,雪阳死过一次,子弹穿过胸膛的那种滋味并不好受,她承认,如若现在真要杀她,她也是会害怕的,如若林亦舒真的也是一样穿来的,她究竟要不要和林亦舒相认,雪阳有些迷茫,其实她心底里的声音告诉她不要相认,可是理智却告诉她,如若相认后,她可以询问林亦舒,有没有穿回去的办法,万一林亦舒有办法呢?

思虑了再三,雪阳还是打算观察一下,这几年和林亦舒的相处,她并不是特别信任林亦舒的人品,而且她看过许多清穿小说,女主过来,都是和男主谈恋爱的,万一林亦舒不仅没有回去的办法,还觉得自己妨碍到她,她这条小命,还没找到回去的路,就得玩完。

林亦舒回到屋子里,也同样思索了一番,她觉得苏雪阳今日表现确实像不知道的样子,但是也不排除苏雪阳并不想和她相认的可能,所以,苏雪阳还是有可能和她一样,是穿过来的,既然如此,那就先仔细观察她,是狐狸,总会露出尾巴的。

“主持,最近安否?”护国寺中,胤禛和主持在后院大树下下棋,桌旁两人手边的茶水升起了热气,整个场景,都好似一副水墨画。

“托福,身体好了不少”主持笑眯眯的。

“前几天听闻主持生病,心里实在是担心,天气虽热,但是也需要注意身体”胤禛拿起盒子里的一颗白棋子,思索了一会儿,放在棋盘上。

“生死有命富贵在天,老衲如若是死了,也是佛祖带老衲去了极乐世界,是好事”主持拿起黑棋子走了一步。

胤禛停下抓棋子的手,向主持看去,露出一个浅浅的笑容。“每每在主持这儿才能得到片刻心安,如若主持都离我去了极乐世界,岂不是这红尘俗世,我又少了一个心安的去处”。

“老衲这不是还没死呢,如若觉得烦闷,四贝勒尽管来就是,老衲这里什么都没有,一顿斋菜,一杯清茶还是有的”。

“主持打趣爷呢,前两日,爷被御史弹劾了,说爷身为皇子,与民争利,简直就不知所谓,好在父皇信我,还让我多得了两千亩地,也不知道那些人有没被气到”胤禛再次拿起白棋子,放在棋盘上。

“既然如此,那就是好事,四贝勒又烦闷些什么”主持也继续在棋盘上落子。

“爷也不知道烦闷些什么,爷的兄弟们都大了,有了自己的小心思,朝中的官员们早已经开始站队,早先是老大和太子,两个人相争,现在老三也加入了进来,老五、老七这两年已经开府,明年老八也要开府成亲,后面还有那么多弟弟,太子殿下似乎也稳不住了”胤禛叹了口气。

“不是还有皇上嘛,爷只需要支持太子殿下就可以,只要您心甘情愿”主持笑道。

“主持还是一针见血,同样都是父皇的儿子,何谈心甘情愿,不过是形势所迫”胤禛笑了笑,他承认自己内心的野心,可是他看得更清楚,太子殿下在父皇心中的位置,老大和太子殿下争得那样凶又如何,不过是当做太子殿下的磨刀石罢了,而他依附太子殿下,为的也是自保。

“不愧是四贝勒,身在局中,居然也看得如此清楚”主持笑了笑,这也是他将胤禛引为知己的原因。

“看得清又如何,什么都改变不了”胤禛苦笑。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xxyanqing.com 言情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xxyanqing.com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金币]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打开手机扫描阅读

收藏 书评 打赏

上一章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