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中心 目录 A-AA+ 书签 朗读

             

第七百五十三章 故意伤害

上门女婿 by 貌似纯洁

2018-8-14 10:57

韩东说二十分钟到,根本没用那么久时间。便进了金龙大厦,直接去往妻子办公室。

敲门推开,夏梦就坐在沙发上出神。

人秀致安静,不知道在想什么。

韩东进来的动静让她转过了头:“老公,来了。”

“嗯。”

夏梦想起身,被他压住了肩膀。

韩东顺手帮她打理着因为刚午休睡醒,有点散落下来的头发。从上往下的角度,她肩头显得格外瘦削。微宽松的领口,雪白隐现。

他看着看着就有点耐不住,手顺着光洁颈部蔓延……

夏梦自然压住了,挪了挪身体:“你给我说明白到底怎么回事?新闻,是不是你故意找人弄的。”

韩东动作微滞:“真的是巧合。”

“你拿我当傻子啊。巧合,所有太完美的巧合都是阴谋好么!”

“别动怒。”

夏梦脸如寒霜:“你做出来这些事,让我不要动怒……”

韩东解释都不好解释:“我做什么了。”

“押运车你都敢拦停……万一刘煜出车祸,或者人家把他当成抢银行的闹出人命。你是不是还觉得小事,想过这些没有?”

“你是幕后主使,要背刑事责任的。商场竞争残酷我清楚,但老公,不能什么事都做啊。你自信满满,万一,如果有万一。我跟孩子怎么办,做这些到底值不值。”

韩东去倒了杯茶:“人生本来就是赌博,如你所想,怕东怕西,怎么做?振威没有隆和银行的业务,要走多少弯路。中规中矩又能有什么希望。安保业,省内饱和了……”

“更何况,我要弄垮张建设!隆和,就是恒远最大的业务来源。”

“张建设?”

“对,记性这么差。在临安,对你下药的张建设,恒远老总张建设。”

夏梦被他突然透漏出来的信息量弄的有点发懵。

这种说话的方式不像他老公,这种做事的方法也不像她了解的老公。

天知道,她从看了新闻,猜透这一切以后,是什么心情。

他怕不怕她不知道,她怕!

她现在不缺钱,对钱的目的性不是最强的。她觉得就算是为了公司,没有必要这样过激。

拦押运车,画面中那辆丰田霸道不要命般强行挤停对方车子之时,让人心惊肉跳。

常规的安保公司,押运车路上是不准停下来的。

假如恒远的车没有转弯或者停下,丰田霸道,会直接跟其撞在一起。

想继续说,看他端着茶杯站窗口的背影,词穷。

“你下次不要做这种事……这是违法……”

“违法你可以报警,让警察来抓我。”

夏梦胸口发闷:“老公,我现在发现自己跟个白痴一样,什么都看不懂,就知道要跟你在一起。你之前做任何事,你有原则啊,现在原则哪去了……”

“原则?原则不管用的时候为什么还要原则。我有原则的时候,快被人踩进土里。有原则的时候,是个人都可以对我指手画脚。有原则的时候,没钱养家。宝贝,你不缺钱,想起来让我讲原则了!”

“我不管你怎么看我,振威我一定要做起来。那些信任支持我的朋友,工资都不谈,来全力以赴帮我,我至少要对得起他们,也要对得起自己!”

夏梦被他堵的哑口无言。

争执之时,办公室门砰的一声被从外推开。

是古清河,不知道什么时间到的门口,满脸气怒。

他办公室跟夏梦就隔了一间,听到争执声再到近前,已经忍无可忍。

“韩东,小梦再怎么样也怀着孕。你旦凡是个男人,就不该用这种口气跟她说话!”

韩东转过了头,见到是他,匪夷所思。不知道这个正义使者是怀着一种什么样的心态来干涉他跟妻子之间的聊天。

“古律师,怎么哪都有你。”

古清河毫不退让对视着韩东眼睛:“这个问题是不是该我来问,怎么哪都没有你?小梦为了公司拼搏的时候没有你,她回去晚了也没有你,她怀着孕熬到凌晨,靠咖啡提神的时候更没有你……我甚至没听你给她打过一个电话……你什么东西啊,有什么资格这么跟她说话。”

夏梦愣愣看着两个突然针锋相对的男人,心慌意乱:“清河哥,你先出去……”

古清河激动:“小梦,这种男人你要来干嘛!”

韩东定了定神,出离的冷静。

他不知道古清河是真的如此关心自己妻子,还是假的关心。

有这么傻逼而单纯的人,冲动到听出一丝争执动静。就这么站在道德高地,颐指气使。

自己跟妻子连架都还没吵,古清河急什么呢?

他压了压胸口翻腾的呕吐感,往门口走。

胳膊,被妻子紧张抓住了。

韩东看清楚她眼中到底是什么意思,淡声道:“放心,我不动手,我走。这种人,我再跟他多呆下去,怕吐出来!”

“让开!”

韩东信步近前,拨了下棍子一样杵在原地的古清河。

力道不大,古清河却双腿发飘,咣当退后,重重撞在办公室门上。

“对不起,清河哥。”

夏梦急促道歉,出门去追丈夫:“老公,你等一等!”

“咱们电话或者等你下班聊,在这不想说话。”

韩东负手抽离她拉扯。

刚摆脱夏梦,身后古清河不依不饶又追了上来,伸手去拉韩东肩头:“韩东,我觉得咱们今天有必要把话说清楚……”

“砰!”

古清河一句未止,惨叫着跌倒。不是跌,是飞!

韩东反身一脚将人整个踹了出去。

看着地上捂着肚子爬不起,说不出话来的古清河,韩东双眼渐冷:“不要碰我,我对跟你说话,一点兴趣都没有。”

夏梦站在原地,看着丈夫背影越来越远,呆立着,想着是该追还是该留下。

她深呼吸,转身快步走向古清河,伸手去扶。

古清河勉强爬起来,脸上没有丝毫血色:“不用……”

夏梦出声艰难:“对不起清河哥……我送你去医院……你别怪他,他脾气就这样……”

古清河胸膛起伏:“我要报警,我要告他故意伤害。”

夏梦脸色转换:“故意伤害?明明你先去碰他,怎么成他故意伤害了。”

“我帮你,你反而……”

夏梦乱到了极致:“谁要你帮。清河哥,你搞清楚,他是我的老公。他就算打我,骂我,跟你没有关系好吗?”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威望]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打开手机扫描阅读

收藏 书评 打赏

上一章
返回顶部